偷香夜半

自从连秋进门之后,冷自刚的病情稍稍有了一点起色。

为此,冷承忧决定实现自己的诺言,到大相国寺去烧香祈福,求佛祖保佑爹爹的病体早日康复,长命百岁。

才来到村子外的树林里,一行人就遇上抢匪,家丁和丫鬟惊慌的四处逃窜,而她也提起裙,跟着大家拼命的跑,但身后沙沙作响的声音正快速逼近。

突然,一道白影从她的头上飞掠而过,她惊叫一声,闭上眼,不敢看下一刻所发生的事。

只听见一阵打斗声,然后一切就归于平静。

许久之后,她感到一道凌厉的眸光直盯着她看,让她浑身不舒服。

一咬牙,冲动的睁开眼。

有张俊美的脸庞贴近她,几乎和她的樱唇碰触在一起,她紧张的往后退,一个踉跄,往后倒去──

好在俊美男人长手一伸,捞住即将跌倒的她。

仇煞魂阴魅的眼神凝着怀里的冷承忧,视线锁在她那张清丽的脸庞,水亮迷离的眼眸,我见犹怜的神情,在在勾诱着他的心。

桃腮琼鼻,那双唇小巧丰润,散发着红滟滟的光泽,直教他想一口吃了她,尝尝那媚人的味道。

就因为她的模样让他心动,他才会为了想接近她而答应连秋的要求演这出戏,将自己变成一个邪魅的男人。

「你……是谁」

冷承忧终于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他的怀中,立即奋力的想推开他。

他露邪恶的笑容,让冷承忧手脚发软,那双魅眼更是盯得她不知所措,不知该将自己的视线往哪儿摆。

仇煞魂的视线由她慌乱的小脸蛋往下移,看见她的衣服如同她的脸色一样凌乱。

淡粉红的小袍儿微微敞开,衣襟上大红的绑腰几乎掉了下来,素白的裙子高高撩起,露出晶莹剔透的小腿肚,和一双莲足。

冷承忧从没见过谁这样瞧过她,心里乱慌慌的,但是被他抱在怀里,根本无法移动半分。

「你……究竟想做什么这……你这样的举动于礼不合……」冷承忧吞了口口水,心里只觉得这人的眼光好邪肆,让她觉得自己像是没穿衣裳,光熘熘的躺在他怀里一般。

「你想知道」仇煞魂又将脸凑近她几分。

她当然想知道,不过,他还不想告诉她,等他觉得玩够本儿了再说。

冷承忧看见他唇边出现如恶魔一般的笑容,一只魔掌竟然邪恶的探进她的衣襟内,双眸闪过一丝讶异之色。

「你真是丰满!」他满意的哼笑着,邪肆的手在她饱满丰盈的椒乳上揉弄、爱抚着。

冷承忧突然间倒抽一口气,感觉自己柔嫩的肌肤被他粗糙的手掌抚挲着,自己粉嫩的乳蕊在他的手指揉掐下起了变化。

「不要……不要碰我!」那陌生的感觉令她害怕。

她挣扎、推拒着,但是他根本不为所动。

「不要是吗」仇煞魂挑起眉,压根不相信她的话。「真的不要你这儿说的可不是这样。」他的手指轻掐她已经有些挺立的乳尖。

冷承忧的俏脸晕红着,就算他不提,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了奇怪的反应,她的乳蕊似乎很喜欢他的抚触。

是他俊美的脸庞吸引着她,还是自己空待二十四年的身体渴望一个人来爱总之,她莫名的被他吸引。

「不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」她虽然控制不了自己身体上的反应,但却极力反抗。

「哦!不是这样那是哪样呢」他故意误解她的意思,在说话的同时逐渐加大力道,玩弄着她饱满柔嫩的玉乳。

冷承忧再不懂人事,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,她嘴里抗拒着,身体却享受着微微痛楚中所带来的快感。

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」她觉得自己就要被他逼疯了。

那种形容不出的感觉教她又爱又恨。

小手反抗的推打着他,才发现他的胸膛坚硬如钢铁,她的小手打得发痛、发麻,他却当作蚊子咬般无痛无痒。

「别打了,痛了你的手,可会疼了我的心。」

为求公平起见,玩了这一边,也不该冷落另一边,所以邪恶的手掌又探向另一边圆润的玉乳。

「嗯……啊……」她听见自己的呻吟,羞耻的咬住下唇,却仍然无法忍住那令人兴奋的感觉,羞愧的闭上眼,不看他那迷惑人心的俊脸。

「乖,张开你的眼儿,我喜欢看见你眼中羞怯的欲望。」

他诱哄着她,一把扯开她身上的衣物,敞开的前襟,几乎可以看见那对柔嫩如脂的雪丘在肚兜内微微颤动着,彷佛渴望着他的安慰。

冷承忧的唿吸忽然变得急促,胸口忐忑不安的一起一落,让他忍不住扯掉碍眼的亵兜。

瞬间,形状完美的乳房,粉嫩剔透的呈现在他眼前,泛着粉红的肌肤还沁着细细的汗珠。

「不……你不能看……」她慌乱的伸手遮掩袒露的圆乳,心里又气又羞,却对他莫可奈何。

仇煞魂再度沉声诱哄着。

「乖,放开手,否则我可要攻击别的地方啰!」

冷承忧听见他的威胁,不解的瞅着他冷魅的眸子,哭着摇头,「不要……你不要这样……」

「不要」他的大手挥开她柔弱无力的小手,低头含住水嫩的乳尖,用力的、急切的吸吮着,彷佛她是他心中唯一的渴望。

他的吻如雨点般落下,双手在她的丰胸上恣意搓揉,热切的爱抚着十分具有弹性的肉团。

恍惚中,冷承忧听见自己喉间发出喜悦的呻吟声,体内的情欲被他大胆、温柔的爱抚全数挑起。

那舒服又迷醉的感觉似火燎原,既迅速又狂烈。

在快意与矛盾间,冷承忧低泣出声。

她觉得自己好羞耻,虽然是个老姑娘,但好歹仍是清白之身,如今被他这样玩弄,今后她哪还有脸见人!

另一方面她又恨极了自己,因为她对他的无礼并不觉得恶心,甚至还有阵阵的快感浮上心头……

噢!她怎么能如此淫荡!

冷承忧矛盾的哭了起来。

「哭什么这是一件好事,一件美妙的事,爱上这种感觉是人之常情呀!」

冰冷的薄唇在她的俏脸上游移,吻过那淡扫的柳眉,轻轻拂过微扬的眼梢,触到轻颤的睫毛,擦过她柔嫩如脂的粉颊,在她白嫩的耳廓间低喃,将清淡幽冷的鼻息喷入她的耳内。

若说仇煞魂在吻她,不如说是他贪婪的唿吸着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独特香味。

不是脂粉香,那是一种他从未闻过的体香,是那种令人怜惜的处子幽香。

呵!娉婷玉立的她果然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。

冷承忧屏住唿吸,紧抿着红滟的唇瓣,既害怕又期待,随着那温暖如丝的唇瓣来到她的唇边,她整个人僵硬得不能动弹。

他……到底想做什么

再一次吻她吗

她是那样甜美,就像蜜糖一样,虽然他冲动的想一口吃了她,但却不愿意在这野地里与她荷合,这样太污辱她的甜美。

仇煞魂在她的唇边停了下来,几乎要触上她绛红的柔嫩时,他冷冷的一笑,动作轻柔的扶她站了起来,替她整理衣衫。

冷承忧这才从情欲中醒来,不解他为何放过她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8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